当前位置:正文

我又发呆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admin | 2020-06-05 00:41 浏览数:
今天将是烦人的一天。为什麽?看看现在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的维深就知道了吧?从我自医院回来开始,他就用大到已经算得上噪音的声量在我耳边吼著应该用轻柔的声音说的碎碎念……又一个新记录……已经一个半小时了……上次不小心被人用自行车撞到被念了30分锺,被人从楼梯上撞下去的时候是一个小时又二十分,嗯嗯……如果下次我撞车没死的话可能就要被念上两个锺头了吧?──那我还是被车撞死一了百了的好……在心中暗暗的计算著维深准备停口的时间,我边看著方才维深整理和找出来的资料──不要问我怎麽能在噪音之中行动自如、而且完全不受影响,那是因为我经验过於丰富的关系。“维深,这个蒙荷是什麽人,为什麽他的资料完全找不到?”韦恩一共给了维深五个人的名字,除了有一个美女有一栋来历不明的别墅之外,其它的几个人的资金状况都完全正常──就唯有这个蒙荷.史文深.霍莱齐的资产查不出来。正念得起劲的维深听到我自他开始说教起说的第一句话──而且不是他想要的下次小心的保证。下一刻,他就对我大吼。“靛!寒!世!!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啊?!”咳嗯……虽然这样说好像很没道义……但看他抓狂的样子还真不是普通的有趣……呵呵……“行了行了,你都说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还没够吗?没够口也干了吧?再说,你讲的还不都是那几句吗?我都倒背如流了好不好。”我先是白他一眼,而後把手中的电脑转到他面前,指著那个打了个x的地方。“他是怎麽回事?什麽都找不到?”“找不到,完全找不到!”像是气愤与想气也气不出来混合在一起的声音,维深在我身边坐下,两手迅速的在键盘上翻飞,液晶体视屏上马上出现了与罗列了一堆杂七杂八的数据。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原是一堆生活日常的帐单数据。“就只有这些?”我问。但心中仍不免有些不可置信──以维深的功力都只能找到这些?!“对,除了银行的月结帐单和水电费单据之外什麽都找不到。但是,我用电脑分析过这些……”又在键盘上输入了几个指令,维深指了指最後在视屏上出现的结论──“正常?”我有点愣了。“对啊,用电脑进行的数据分析的确是说他的支出与收入的比例是正常的。”“那他为什麽要隐瞒资产资料和其它别的资料?”这样做不是会让人起疑吗?“你问我,我问谁啊?”我认真的问他,但维深却很没朋友爱的把问题抛还给我。如果说,他真的是收取了馈赂,那他的支出值绝不可能会是正常──难道他把那些钱全都存进银行了?真不好笑……如果说是为了攒钱的话,安安份份的工作就好,何苦去做那些危险的间谍工作?如果想到要去做这种事,肯定就是对现时的生活不满而想要去改变生活状况。但就现在看到的支出数据看来,他不是那种喜欢豪华生活的人,反而,他应该是那些安於平淡生活的人,他有很强的公务员心理。就是只要做好工作,然後拿到应有的钱就好的人……他不像是他些有野心的人啊……那……为什麽他要这样做呢?这样不是更惹人怀疑吗?……大概在此期间,我又发呆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以至我回神的时候,维深正用见怪不怪的表情喝著茶,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而不知道什麽时候来的韦恩则一脸呆样的和奥一起看著我。“你们干嘛?”当你突然从自我状态回神,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料就看到有两个人正直勾勾的用一种看et的表情盯著你看时,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中特感觉绝对不能称得上好──所以, 香港一句中特资料大全别怪我现在口气不好。韦恩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收回放在我身上像看怪物般的表情。“没有……我只是太佩服你了……我们进来都十多分锺了,你还能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hance,你可以去参加耐力赛了。”他对我发呆的功力如此评价道。而一边坐著的奥,则一脸认同的点点头。“别说我了。”我无所谓的耸耸肩,拿起桌上那杯大概是维深不知道什麽时候冲好,放在我面前的红茶喝起来──事实上,比起红茶,我更喜欢绿茶。“查到是谁放的枪没?我可是很详细的描述了那辆车的车型颜色还有车牌号给你听的。”“那辆车40分锺前在山上找回来了,但上面没人。也是辆失车。”韦恩摇摇头。“对不起,dead先生,害你受伤了……要不是我……”奥一脸愧疚的对我说。在他没把下面的话说完之前我打断他的话。“算了,我又没事,不过是点皮肉伤。你还是没想起什麽吗?”一般受到这麽大的刺激起码都能想起些什麽来的。“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也无所谓,我现在已经知道谁是内奸了。”我再次打断他的话,而这回,我的发言也引起了房间里另外两人的注意。“你知道了?你怎麽知道?”维深狐疑的看著我,公式专区脸上除了不敢置信外还参杂著不明所以。“你知道是谁了?”而另一个则明显的露出了喜悦的神情。“对,我知道……”就在我想说出我知道内奸应该不是韦恩那几个下属的时候而是别人什麽人,只要韦恩想起来他还告诉过谁,那那人就是内奸的时候,韦恩的手提电话却在此时打断我想说的话。韦恩对我做了一个暂停与不好意思的手势,接著就拿出那只──我想知道为什麽电话这玩意儿怎麽老在重要关头或不是适当的时候就特爱响呢?──不识时务的电话。“喂,我是……嗯……什麽事?……罗利?她怎麽了?……什麽?!”在他讲电话的过程中,我很清楚的看到了韦恩的脸色由不耐变成平静,而後紧张,最後,是一片惨白。“怎麽了?”同样注意到韦恩反常的维深在我之前问出口。而韦恩却是神色惨痛的低下头,声音沙哑,整个人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般。“罗利……也就是我带来的调查组里的中那个……她……刚刚有人在海边发现了她的尸体……”“啊?!”这次倒是让我吃惊了──为什麽?……难道那位女士查到或知道了什麽?…………三十分锺後,我和韦恩来到出事的海滩──维深留在酒店里照顾奥,当然,经过中午的袭击事件之後,韦恩也找了不少人来保护他们。“警官,要看看尸体吗?”一边,一个本地的警察把我们领到那具女尸面前。并很合乎礼仪的问韦恩。我在韦恩有反应之前就蹲下了,带上手套查看著那具出於我意料之外的女性尸体。“能确定她的死亡时间吗?”我问蹲在我身边的法医官。他点点头。“死亡时间大概是一到两个小时以前。”那不就是我和奥被人袭击後不久吗?“致死原因呢?”“被人用枪在近距离射中心脏致死。”不会吧?……那些人的手脚就那麽快吗?……先是想杀了奥……之後是icpo的女警官……但是……这女人到底掌握了什麽证据,让那些人在大白天也要冒险杀人?──拿著钥匙的奥我是可以理解。又为什麽事情会这麽巧?……我才刚说要找内奸,就有人被杀……难不成,那个内奸就是这个罗利?……但她也不知道奥到底是谁,她连我和维深都没有见过……怎麽可能呢?……“看来,罗利真的背叛我了……”就在我站起身,并苦恼於一些说不清,但又异常奇怪的地方时,韦恩突然在我身後低语。“什麽?你怎麽知道是她背叛你?”我转身看著他──我个人觉得,那五人中没有一个人是背叛者。“她不是有栋不明来历的别墅吗?而且价值不菲。现在,你们才遭袭不久,她就被杀了,一定是那些人不想让我们有机会利用她来找出他们才这样做的吧……”韦恩的声音中含著深深的悲痛,脸上也完全是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寻常,当然,我不会蠢到说出口。“那现在我们的线索不就又断了吗?”我附和他的解释道,并看到他苦恼的点点头。但心中,我开始考虑另一件事──到底,是什麽地方反常了呢?……为什麽我会觉得这麽不对劲……从一开始的零散证据,到推出有内鬼存在的这个过程,到底有什麽奇怪的地方……速度?……对,原先就是毫无头绪,进展极慢,但为什麽皮尔深的死,然後得到新的线索,而後又很快的失去……到底是怎麽回事呢?……罗利应该不是内奸,那真正的内奸是谁?……是蒙荷.史文深.霍莱齐?那他到底得到了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做?……他杀罗利是因为罗利知道了什麽,还是想用她来当替罪羊?但……为什麽他会知道我们正在找他?……这些都是待解的──突然,一个念头自心中闪现,答案仿似呼之欲出般的接近。抬头望向面前一片深蓝又变幻末测的海洋,我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麽了……又一个牺牲品的出现,将我们打入了更深的黑暗之中……但是,却让我看到了一丝署光……只要把这中间前後矛盾与异常的地方解开,真相,就会在我们面前浮现……我已然看到了那一点真实的碎片…………

有些夫妻无法自然受孕,通常求助精子银行,但现在路上提供一个更便宜的方式,许多男在社群路提供“自然授精”方式,与一般“人工授精”不同,直接与求精的女床上大战受孕。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

Powered by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